扬州国际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泰州市姜堰分公司欢迎您!泰州市鑫正劳务有限公司欢迎您!江苏顺然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欢迎您!

首 页  >>  劳务资讯  >>  出国指南  >>  阶梯上的风景:NZ Apple Thinning

阶梯上的风景:NZ Apple Thinning

我是小左,带着在新西兰的第二份工作,又来分享啦,欢迎微博交流:Lluvia小左爱手帐 

这个季节是hastings的“旺季”,各种果园纷纷开工,各路人马也从四面八方涌向这里。2014年11月18日,我到达hastings,到现在,已经有两个月的时间,期间经历,五味杂陈,甚至包括一场惊心动魄的意外,没有人能有预知的能力。我一直相信释迦牟尼说的: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你生命里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他一定会教会你一些什么。所以我也一直觉得:无论我走到哪里,那都是我该去的地方,经历一些我该经历的事,遇见我该遇见的人。在hatings的生活终究会成为working holiday的一个缩影,无须预测,遇见的和经历的就是命中注定的,或好或坏。 
工作篇 
两个多月一直在断断续续的工作,做了两份果园工,apple thinning和buleberry picking。先来说说果园工。WHVR们肯定都知道来新西兰不做果园工还真的觉得不够完整,而且这也是我们延签的必经之路,甚至有的小伙伴是奔着吃水果去的。新西兰日照充足,各种水果自然都是上品,于是到了一定的季节,就会有不同的果园大量招人,主要就是做picking和packing。如果是在新西兰待上整整一年,从1月到12月可以分别去到苹果园、蓝莓园、草莓园、樱桃园、奇异果园、葡萄园等地方工作,计费方式基本都是按小时或筐来算的。如果你看到这里,就联系到周末假期,开着车,远离城市,去到农村或者哪座山上,很惬意的往篮子里放着摘下来的水果,那接下来我要讲的工作真的会让你大跌眼镜。 
第一份果园工——apple thinning。所谓thinning,借用前辈们的解释就是所谓的“瘦果”,即在果实完全成熟前,把不达标的果实摘下丢弃,以保证合格的果实拥有充足的养分。12月1日,果园正式开工。第一天工作,我们带着防晒的一套装备和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去到了第一个苹果园。实在不确定工作是要怎样展开,只是想到待会就会变身“苹果工”,暴晒在太阳下,心里不禁一阵颤抖。 

果园第一照,帽子是两元店淘的,一经装扮,“果园工”气息愈加浓烈。

等了一会,我们的小伙伴、工头纷纷到来,最重要的是,我们终于见到了摘苹果的梯子,这可怕的东西终于还是来了,这玩意必须是摘过苹果的小伙伴内心的一根刺。就是到了这份工结束时,我都不能很好的掌握抬起它的方法,实在够沉! 

“梯子”特写 

大伙“初次体验”,爬上去的感觉没有想象那么可怕,挺靠谱的。

我们第一天的任务是爬到够得到的地方去把苹果树上面多余的苹果摘了扔掉。这些苹果都好小,大概就两个大拇指那么大,如果苹果树是被绑在一条线上的,那么我们就得把那条线以上的苹果全部摘掉,如果苹果树是被绑在两条线上的,那就得把上面那条线以上的苹果全部摘点。小苹果看起来实在可怜啊。 

每摘完一棵树就得抬一次梯子,就这样不停地挪走,每人一条route,这样就很明显有了对比,一不小心,我就很自然地落后了。一条线下来,实在有些累,其实主要就是因为梯子太重,不管是拿着,抬着,扛着都不舒服,有好几次我都感觉快被压倒了。做完一条线后,我们去到旁边很矮的不用梯子的那片区域去摘苹果,这些小树上的苹果得全部被摘下来,不用抬梯子果然轻松太多了。 

只做了一小会儿小树的thinning,就到12点半吃饭时间了。前一天偷懒,午饭只带了碗白饭配老干妈。 

午餐时间只有半个小时,1点准备开工。下午我们一直都是摘的不用梯子的小树,所以感觉还不错。唯一的问题是,当天降温了,之前一直想着怎么防晒,却没想到得防风防雨。风实在够大,我就只穿了一件T恤和一件防晒衣,冷到不行。中途还下了一阵雨,雨大的时候,我们的印度监工让我们去躲雨,下得小的时候,继续工作,我整个鞋子全部湿掉。下午3点有15分钟休息时间,然后继续工作到5点,一天的工作就这样结束了。第一天,除了天气不太好,其余的都还行,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收工后,我们去了warehouse买雨衣雨鞋,增加装备。 

第二天,带着全方位武装,来到另外一个果园继续开工,女生全部摘小树子,不用梯子,心情愉悦。

Apple thinning的工作,我们一共做了三个星期,每周六天,中间有两天下大雨停工,其余时间几乎每天都去到不同的果园工作。第一个星期我们是按小时发工资,扔扔苹果,听听音乐,很悠闲的就度过了一周。从第二个星期起,开始计件,基本上是按照完成一条线或者完成多少棵树来算的,这拼的就是速度啊。自从计件起,大伙就真的开始全情投入在摘果中了,注意力集中,速度变快,自然就更累,加上thinning的方式实在有够多,一会又变换一个方式去摘,然后工资标准也跟着变,我们每次摘之前都不知道计件标准,都是完成后才会被告知每条线或者每棵树我们能拿多少钱。以后要去做苹果的小伙伴们注意啦,这就是经验教训啊,做工之前一定要了解清楚计件标准。照理说这些农场又不是第一年招工,怎么可能没个支付标准呢,一个星期发一次工资,最后算下来,还少于最低时薪了,实在可笑啊。 
果园的工作跟之前餐厅的比,主要就是身体上更累。摘果也是靠天吃饭,现在是南半球的夏天,做工期间,阴天当然最受欢迎,但是这是理想状态,基本遇不上。我们工作期间的天气,基本属于暴热暴晒,偶尔大风,还有几次下雨。跟暴晒比起来,我们肯定更喜欢雨天,即使是淋着雨爬到很高的梯子上,即使是从头到脚全部湿透,可是还是不得不说,还是雨天好啊! 

12月的新西兰进入夏季,天气越来越热,固然有再多的装备,可还是抵不过烈日暴晒。我记得有一天,温度特别高,我们依旧摘着苹果,戴着帽子,可是脸还是被强烈的阳光晒得爆痛。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脸痛,整张脸都好像因为太干刺痛。当时已经是下午了,工作了半天本来就有些疲乏,加上当时的温度,整个人都不好了。更糟糕的是,那个时候已经不是计时了,否则我们还可以偷偷懒,混混时间,于是只有实在坚持不住的时候坐在地上打个盹儿,我对面的珊瑚同学似乎是坐下来睡着了,整个人躲在树下,甚是有一种静坐练功的架势啊,哈哈。后来好不容易熬到了收工,回家后洗澡洗头面膜,敷完一层再切半根黄瓜继续敷。就这样,我的脸持续痛了一个礼拜,再怎么补水都好不了,我的德国小伙伴问我怎么随时都在敷面膜,姐姐我痛啊! 

也是因为暴晒,我开始越来越不想做这份工,也在摘苹果的时候想念着空调,然后反复思考着自己是不是脑袋被门夹了,跑出来受这个罪。回到家里,我再次把整个过程想了一次,于是写日记的时候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每个出来寻找经历的人都是因为这些经历带给自己的是不同于平常生活的东西,于是当我在餐厅打工,当我在户外摘苹果,真的很累的时候,我告诉朋友,但是他们仍然会说我也想来帮你摘苹果之类的话。所以,如果到现在你还在用辛苦不辛苦来比较好与不好的话,那你真的不太适合出来经历了,所有的经历都是宝贵的,都是属于自己的,我们当初选择走出来不就是为了寻找与之不一样的特别之处吗,当你找到的时候,如果又嫌弃他,那你便不配拥有他。现在还有人问我,有没有后悔这个决定,我能十分肯定的回答,靠,当然没有啦,哈哈!”后来我还振振有词的把这段话一字一句的念给珊瑚听,也是在提醒自己,退缩的思想很可怕。如果以后你或者我又遇到让我们心生疑虑的事情,那就想想如果时间倒回去再来一次,是否还是这般选择。 
说来似乎每一段经历都是独特的,都是唯一不可复制的,从摘苹果的第一天开始,我就几乎每天都会站在梯子上拍一张照片,来欣赏和回味这一次的珍贵的“唯一”。早就想好了名字,姑且就叫他们“阶梯上的风景”吧! 

三个星期后结束了我在新西兰的第二份工作,这也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做这样的工作,在果园,扛着梯子,爬上去,摘苹果……我们的这支小分队都是亚洲人,中日韩马,我可不会忘记某女一直说我偷吃苹果,某男“苹果大战”伤到我眼睛,我可是很记仇的哦,一辈子都记得! 

See you ,guys! See you, Mr.&Mrs.apples! 



点击次数:78  发布日期:2019-12-02  【打印此页】  【关闭

Processed in 0.152972 second(s) , 40 queries

鑫正劳务 
主管-杨洁
客服-李婷婷
客服-王剑琴
客服-夏丽萍
客服-范建云
客服-黄姣
客服-朱玲
客服-孙莉
客服-尚婧
开拓部-刘韦
鑫正总监-雄大